首页 >> 学习教育 >>国学 >>道德经 >> 《道德经》原文
详细内容

《道德经》原文

一章
道,可道也,非?a道也。名,可名也,非?a名也。 “無”,名天地之始;“有”,名萬物之母。 故,常“無”,欲以觀其妙;常“有”,欲以觀其徼。 此兩者,同出而?名,同謂之玄。玄之又玄,眾妙之門。

二章
天下皆知美之為美,斯?阂选=灾浦疄樯疲共簧埔选S袩o相生,難易相成,長短相形,高下相盈,音聲相和,前後相隨。恒也。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,行不言之教;萬物作而弗始,生而弗有,為而弗恃,功成而不居。夫唯弗居,是以不去。

三章
不尚賢,使民不爭;不貴難得之貨,使民不為盜;不見可欲,使民心不?y。是以聖人之治,虛其心,?其腹,弱其志,?娖涔恰3J姑駸o知無欲。使夫智者不敢為也。為無為,則無不治。

四章
道沖,而用之或不盈。淵兮,似萬物之宗。挫其銳,解其紛,和其光,同其塵。湛兮,似或存。吾不知誰之子,象帝之先。

五章
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;聖人不仁,以百姓為芻狗。天地之間,其猶橐籥乎?虛而不屈,動而愈出。多聞數窮,不如守中。

六章
谷神不死,是謂玄牝。玄牝之門,是謂天地根。綿綿若存,用之不勤。

七章
天長地久。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,以其不自生,故能長生。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,外其身而身存。非以其無私邪?故能成其私。

八章
上善若水,水善利萬物而不爭。處眾人之所?海蕩嘴兜馈>由频兀纳茰Y,與善仁,言善信,正善治,事善能,動善時。夫唯不爭,故無尤。

九章
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。揣而銳之,不可長保。金玉?M堂,莫之能守。富貴而驕,自遺其咎。功成身退,天之道。

十章
載營魄抱一,能無離乎?專氣致柔,能嬰兒乎?滌除玄覽,能無疵乎??勖裰螄軣o知乎?天門開闔,能為雌乎?明白四達,能無爲乎?生之、畜之,生而不有,為而不恃,長而不宰。是謂玄德。

十一章
三十輻共一轂,當其無,有車之用。埏埴以為器,當其無,有器之用。?戶牖以為室,當其無,有室之用。故有之以為利,無之以為用。

十二章
五色令人目盲;五音令人耳聾;五味令人口爽;馳騁畋獵,令人心發狂;難得之貨,令人行妨。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,故去彼取此。

十三章
寵辱若驚,貴大患若身。何謂寵辱若驚?寵為下,得之若驚,失之若驚,是謂寵辱若驚。何謂貴大患若身?吾所以有大患者,為吾有身,及吾無身,吾有何患?故貴以身為天下者,若可寄天下;?垡陨頌樘煜抡撸艨捎毺煜隆

十四章
視之不見,名曰夷;聽之不聞,名曰希;搏之不得,名曰微。此三者,不可致詰,故混而為一。其上不皦,其下不昧,繩繩兮不可名,?蜌w於無物。是謂無狀之狀,無象之象,是謂恍惚。迎之不見其首,隨之不見其後。執古之道,以御今之有。能知古始,是謂道紀。

十五章
古之善為士者,微妙玄通,深不可識。夫唯不可識,故?姙橹荩涸ベ猓舳娲ǎ华q兮,若畏四?;儼兮,其若客;渙兮,其若冰之將釋;敦兮,其若樸;曠兮,其若谷;混兮,其若?帷?岫o之,徐清。安以動之,徐生。保此道者,不欲盈。夫唯不盈,故能蔽不新成。

十六章
致虛,極;守靜,篤。萬物?K作,吾以觀?汀7蛭镘寇浚?蜌w其根。歸根曰靜,靜曰覆命。覆命曰常,知常曰明。不知常,妄作凶。知常容,容乃公,公乃王,王乃天,天乃道,道乃久,歿身不殆。

十七章
太上,不知有之;其次,親而譽之;其次,畏之;其次,侮之。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。悠兮,其貴言。功成事遂,百姓皆謂:「我自然」。

十八章
大道?U,有仁義;智慧出,有大偽;六親不和,有孝慈;國家昏?y,有忠臣。

十九章
絕聖棄智,民利百倍;絕仁棄義,民?托⒋龋唤^巧棄利,盜賊\無有。此三者以為文,不足。故令有所屬:見素抱樸,少思寡慾,絕學無憂。

二十章
唯之與阿,相去幾何?美之與?海嗳ト艉危咳酥罚豢刹晃贰;馁猓湮囱朐眨”娙宋跷酰缦硖危绱旱翘āN要毑促猓湮凑祝汇玢缳猓鐙雰褐春ⅲ焕芾苜猓魺o所歸。眾人皆有餘,而我獨若遺。我愚人之心也哉,沌沌兮!俗人昭昭,我獨昏昏。俗人察察,我獨??灐5猓淙艉#猓魺o止。眾人皆有以,而我獨頑似鄙。我獨?於人,而貴食母。

二十一章
孔德之容,惟道是?摹5乐疄槲铮┗形┿薄c辟饣匈猓渲杏邢螅换匈忏辟猓渲杏形铮获嘿廒べ猓渲杏芯黄渚跽妫渲杏行拧W越窦肮牛涿蝗ィ蚤啽姼ΑN岷我灾姼χ疇钤眨恳源恕

二十二章
「曲則全,枉則直,窪則盈,敝則新,少則得,多則惑。」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。不自見,故明;不自是,故彰;不自伐,故有功;不自矜,故長。夫唯不爭,故天下莫能與之爭。古之所謂「曲則全」者,豈虛言哉!誠\全而歸之。

二十三章
希言自然。故飄風不終朝,驟雨不終日。孰為此者?天地。天地尚不能久,而況於人乎?故?氖蚂兜勒撸兜溃坏抡撸兜拢皇д撸妒АM兜勒撸酪鄻返弥煌兜抡撸乱鄻返弥煌妒д撸б鄻返弥P挪蛔阊桑胁恍叛伞

二十四章
企者不立;跨者不行;自見者不明;自是者不彰;自伐者無功;自矜者不長。其在道也,曰餘食贅形,物或?褐视械勒卟痪印

二十五章
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。寂兮寥兮,獨立而不改,周行而不殆,可以為天地母。吾不知其名,字之曰道,?姙橹淮蟆4笤皇牛旁贿h,遠曰反。故道大,天大,地大,人亦大。域中有四大,而人居其一焉。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

二十六章
重為輕根,靜為躁君。是以君子終日行不離輜重。雖有榮觀,燕處超然,奈何萬乘之主,而以身輕天下?輕則失根,躁則失君。

二十七章
善行,無轍跡;善言,無瑕謫;善數,不用籌策;善閉,無關楗而不可開;善結,無繩約而不可解。是以聖人常善救人,故無棄人;常善救物,故無棄物。是謂神明。故善人者,不善人之師;不善人者,善人之資。不貴其師,不?燮滟Y,雖智大迷。是謂要妙。

二十八章
知其雄,守其雌,為天下溪。為天下溪,常德不離。常德不離,?蜌w於嬰兒。知其榮,守其辱,為天下谷。為天下谷,常德乃足。常德乃足,?蜌w於樸。知其白,守其黑,為天下式。為天下式,常德不忒。常德不忒,?蜌w於無極。樸散則為器,聖人用之,則為官長,故大智不割。

二十九章
將欲取天下而為之,吾見其不得已。天下神器,不可為也,不可執也。為者敗之,執者失之。是以聖人無為,故無敗;無執,故無失。夫物或行或隨;或噓或吹;或?娀蛸换蜉d或隳。是以聖人去甚,去奢,去泰。

三十章
以道佐人主者,不以兵?娞煜隆F涫潞没埂熤帲G棘生焉。大軍之後,必有凶年。善者果而已,不敢以取?姟9瘃妫鸱ィ痱湣9坏靡眩?姟N飰褎t老,是謂不道,不道早已。

三十一章
夫兵者,不祥之器,物或?褐视械勒卟惶帯>泳觿t貴左,用兵則貴右。兵者不祥之器,非君子之器,不得已而用之,恬淡為上。勝而不美,而美之者,是樂殺人。夫樂殺人者,則不可得志於天下矣。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。偏將軍居左,上將軍居右,言以喪禮處之。殺人之眾,以悲哀泣之,戰勝以喪禮處之。

三十二章
道常無名,樸。雖小,天下莫能臣。侯王若能守之,萬物將自賓。天地相合,以降甘露,民莫之令而自均。始制有名,名亦既有,夫亦將知止,知止可以不殆。譬道之在天下,猶川谷之於江海。

三十三章
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勝人者有力,自勝者?姟V阏吒弧?娦姓哂兄尽2皇渌呔谩K蓝煌稣邏邸

三十四章
大道泛兮,其可左右。萬物恃之以生而不辭,功成而不有。衣養萬物而不為主,可名於小;萬物歸焉而不為主,可名為大。以其終不自為大,故能成其大。 

三十五章
執大象,天下往。往而不害,安平泰。樂與餌,過客止。道之出口,淡乎其無味,視之不足見,聽之不足聞,用之不足既。

三十六章
將欲歙之,必故?堉粚⒂踔毓?娭粚⒂?U之,必故興之;將欲取之,必故與之。是謂微明。柔弱勝剛?姟t~不可脫於淵,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。 

三十七章
道常無為而無不為。侯王若能守之,萬物將自化。化而欲作,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。鎮之以無名之樸,夫將不欲。不欲以靜,天下將自正。

三十八章
上德不德,是以有德;下德不失德,是以無德。 上德無為而無以為;下德無為而有以為。上仁為之而無以為;上義為之而有以為。上禮為之而莫之應,則攘臂而扔之。 故失道而後德,失德而後仁,失仁而後義,失義而後禮。夫禮者,忠信之薄,而?y之首。前識者,道之華,而愚之始。是以大丈夫處其厚,不居其薄;處其?,不居其華。故去彼取此。 

三十九章
昔之得一者:天得一以清;地得一以寧;神得一以靈;谷得一以生;侯得一以為天下正。其致之也,謂天無以清,將恐裂;地無以寧,將恐?U;神無以靈,將恐歇;谷無以盈,將恐竭;萬物無以生,將恐滅;侯王無以正,將恐蹶。故貴以賤為本,高以下為基。是以侯王自稱孤、寡、不谷。此非以賤為本邪?非乎?故致譽無譽。是故不欲如玉,珞珞如石。  

四十章
反者道之動;弱者道之用。 天下萬物生於有,有生於無。

四十一章
上士聞道,勤而行之;中士聞道,若存若亡;下士聞道,大笑之。不笑不足以為道。故建言有之:明道若昧;進道若退;夷道若纇;上德若谷;?V德若不足;建德若偷;質真若渝;大白若辱;大方無隅;大器晚成;大音希聲;大象無形;道隱無名。夫唯道,善貸且成。

四十二章
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。萬物負陰而抱陽,沖氣以為和。人之所?海ü隆⒐选⒉环Y,而王公以為稱。故物或損之而益,或益之而損。人之所教,我亦教之。?娏赫卟坏闷渌溃釋⒁詾榻谈浮

四十三章
天下之至柔,馳騁天下之至堅。無有入無間,吾是以知無為之有益。不言之教,無為之益,天下希及之。 

四十四章
名與身孰親?身與貨孰多?得與亡孰病?甚?郾卮筚M;多藏必厚亡。故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長久。

四十五章
大成若缺,其用不弊。大盈若沖,其用不窮。大直若屈,大巧若拙,大辯若訥。靜勝躁,寒勝熱。清靜為天下正。

四十六章
天下有道,卻走馬以糞。天下無道,戎馬生於郊。禍莫大於不知足;咎莫大於欲得。故知足之足,常足矣。

四十七章
不出戶,知天下;不窺牖,見天道。其出?涍h,其知?浬佟J且月}人不行而知,不見而明,不為而成。

四十八章
為學日益,為道日損。損之又損,以至於無為。無為而無不為。取天下常以無事,及其有事,不足以取天下。 .

四十九章
聖人常無心,以百姓心為心。善者,吾善之;不善者,吾亦善之;德善。信者,吾信之;不信者,吾亦信之;德信。聖人在天下,歙歙焉,為天下渾其心,百姓皆注其耳目,聖人皆孩之。

五十章
出生入死。生之徒,十有三;死之徒,十有三;人之生,動之於死地,亦十有三。夫何故?以其生之厚。蓋聞善攝生者,路行不遇兕虎,入軍不被甲兵;兕無所投其角,虎無所用其爪,兵無所容其刃。夫何故?以其無死地。

五十一章
道生之,德畜之,物形之,勢成之。是以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。道之尊,德之貴,夫莫之命而常自然。故道生之,德畜之;長之育之;成之熟之;養之覆之。生而不有,為而不恃,長而不宰。是謂玄德。

五十二章
天下有始,以為天下母。既得其母,以知其子,?褪仄淠福瑳]身不殆。塞其兌,閉其門,終身不勤。開其兌,?涫拢K身不救。見小曰明,守柔曰?姟S闷涔猓?蜌w其明,無遺身殃;是為襲常。

五十三章
使我介然有知,行於大道,唯施是畏。大道甚夷,而人好?健3醭锷跏?,倉甚虛;服文采,帶利劍,厭飲食,財貨有餘;是為盜誇。非道也哉!

五十四章
善建者不拔,善抱者不脫,子孫以祭祀不輟。 修之於身,其德乃真;修之於家,其德乃餘;修之於鄉,其德乃長;修之於邦,其德乃豐;修之於天下,其德乃普。故以身觀身,以家觀家,以鄉觀鄉,以邦觀邦,以天下觀天下。吾何以知天下然哉?以此。 

五十五章
含「德」之厚,比於赤子。毒蟲不螫,猛獸不據,攫鳥不搏。骨弱筋柔而握固。未知牝牡之合而朘,精之至也。終日號而不嗄,和之至也。知和曰「常」,知常曰「明」。益生曰祥。心使氣曰?姟N飰褎t老,謂之不道,不道早已。

五十六章
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。挫其銳,解其紛,和其光,同其塵,是謂「玄同」。故不可得而親,不可得而疏;不可得而利,不可得而害;不可得而貴,不可得而賤。故為天下貴。

五十七章
以正治國,以奇用兵,以無事取天下。吾何以知其然哉?以此:天下多忌諱,而民?涁殻蝗硕嗬鳎瑖易袒瑁蝗硕嗉壳桑嫖镒唐穑环钭陶茫I賊\多有。故聖人云:「我無為,而民自化;我好靜,而民自正;我無事,而民自富;我無慾,而民自樸。」 

五十八章
其政??灒涿翊敬荆黄湔觳欤涿袢比薄J且月}人方而不割,廉而不劌,直而不肆,光而不耀。禍兮福之所倚,福兮禍之所伏。孰知其極?其無正也。正?蜑槠妫?蜑檠H酥裕淙展叹谩

五十九章
治人事天,莫若嗇。夫為嗇,是謂早服;早服謂之重積德;重積德則無不克;無不克則莫知其極;莫知其極,可以有國;有國之母,可以長久;是謂深根固柢,長生久視之道。

六十章
治大國,若烹小鮮。以道蒞天下,其鬼不神,非其鬼不神;其神不傷人,非其神不傷人。聖人亦不傷人。夫兩不相傷,故德交歸焉。 

六十一章
大邦者下流,天下之牝,天下之交也。牝常以靜勝牡,以靜為下。故大邦以下小邦,則取小邦;小邦以下大邦,則取大邦。故或下以取,或下而取。大邦不過欲兼畜人,小邦不過欲入事人。夫兩者各得所欲,大者宜為下。

六十二章
道者萬物之奧。善人之寶,不善人之所保。美言可以市尊,美行可以加人。人之不善,何棄之有?故立天子,置三公,雖有拱璧以先駟馬,不如坐進此道。古之所以貴此道者何?不曰:求以得,有罪以免邪?故為天下貴。

六十三章
為無為,事無事,味無味。圖難於其易,為大於其細;天下難事,必作於易,天下大事,必作於細。是以聖人終不為大,故能成其大。夫輕諾必寡信,多易必多難。是以聖人猶難之,故終無難矣。

六十四章
其安易持,其未兆易謀\。其脆易泮,其微易散。為之於未有,治之於未?y。合抱之木,生於毫末;九層之台,起於累土;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。民之?氖拢l稁壮啥鴶≈I鹘K如始,則無敗事。 

六十五章
古之善為道者,非以明民,將以愚之。民之難治,以其智多。故以智治國,國之賊\;不以智治國,國之福。知此兩者亦稽式。常知稽式,是謂「玄德」。「玄德」深矣,遠矣,與物反矣,然後乃至大順。 

六十六章
江海之所以能為百谷王者,以其善下之,故能為百谷王。是以聖人欲上民,必以言下之;欲先民,必以身後之。是以聖人處上而民不重,處前而民不害。是以天下樂推而不厭。以其不爭,故天下莫能與之爭。

六十七章
天下皆謂我道大,似不肖。夫唯大,故似不肖。若肖,久矣其細也夫!我有三寶,持而保之。一曰慈,二曰儉,三曰不敢為天下先。慈故能勇;儉故能?V;不敢為天下先,故能成器長。今捨慈且勇;捨儉且?V;捨後且先;死矣!夫慈以戰則勝,以守則固。天將救之,以慈衛之。

六十八章
善為士者,不武;善戰者,不怒;善勝敵者,不與;善用人者,為之下。是謂不爭之德,是謂用人之力,是謂配天古之極。

六十九章
用兵有言:「吾不敢為主,而為客;不敢進寸,而退尺。」是謂行無行;攘無臂;扔無敵;執無兵。禍莫大於輕敵,輕敵幾喪吾寶。故抗兵相若,哀者勝矣。

七十章
吾言甚易知,甚易行。天下莫能知,莫能行。言有宗,事有君。夫唯無知,是以不我知。知我者希,則我者貴。是以聖人被褐而懷玉。

七十一章
知不知,尚矣;不知知,病也。聖人不病,以其病病。夫唯病病,是以不病。

七十二章
民不畏威,則大威至。無狎其所居,無厭其所生。夫唯不厭,是以不厭。是以聖人自知不自見;自?鄄蛔再F。故去彼取此。

七十三章
勇於敢則殺,勇於不敢則活。此兩者,或利或害。天之所?海胫涔剩刻熘溃粻幎苿伲谎远茟徽俣?恚A然而善謀\。天網恢恢,疏而不失。

七十四章
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懼之?若使民常畏死,而為奇者,吾得執而殺之,孰敢?常有司殺者殺。夫代司殺者殺,是謂代大匠斲。夫代大匠斲者,希有不傷其手矣。

七十五章
民之饑,以其上食?之多,是以饑。民之難治,以其上之有為,是以難治。民之輕死,以其上求生之厚,是以輕死。夫唯無以生為者,是賢於貴生。

七十六章
人之生也柔弱,其死也堅?姟2菽局踩岽啵渌酪部蓍隆9蕡?娬咚乐剑崛跽呱健J且员?妱t滅,木?妱t折。?姶筇幭拢崛跆幧稀

七十七章
天之道,其猶?埞瓪e?高者抑之,下者舉之;有餘者損之,不足者補之。天之道,損有餘而補不足。人之道,則不然,損不足以奉有餘。孰能有餘以奉天下,唯有道者。是以聖人為而不恃,功成而不處,其不欲見賢。

七十八章
天下莫柔弱於水,而攻堅?娬吣軇伲云錈o以易之。弱之勝?姡嶂畡賱偅煜履恢苄小J且月}人云:「受國之垢,是謂社稷主;受國不祥,是為天下王。」正言若反。 

七十九章
和大怨,必有餘怨;報怨以德,安可以為善?是以聖人執左契,而不責於人。有德司契,無德司?亍L斓罒o親,常與善人。

八十章
小國寡民。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;使民重死而不遠徙。雖有舟輿,無所乘之,雖有甲兵,無所?之。使民?徒Y繩而用之。甘其食,美其服,安其居,樂其俗。?國相望,雞犬之聲相聞,民至老死,不相往?怼

八十一章
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。善者不辯,辯者不善。知者不博,博者不知。聖人不積,既以為人,己愈有,既以與人,己愈多。天之道,利而不害;聖人之道,為而不爭。
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百度900X90广告
更多
技术支持: 迪超网络 | 管理登录
seo seo